不要将学佛变成强化自我、增强我慢的工具

年底,单位按惯例发给大家一系列自我职业测评表,以考核自己本年度道德品行、职业素养等各方面。看着密密麻麻的自评选项,我不知如何下笔。身边的同事大笔挥舞:满分。完了,他不无得意地对我说:要是自己都认为自己有缺点、不优秀,还怎么指望别人认同你?所以自我认同最重要。

十年后,善知识却澄清了困惑我多年的一个问题:善待自己不是狭义上的爱自己,而是亲密地和自己相处,诚实觉察自己的内心,因为自我已经强大到让我们无处遁形。

一次为上师供斋时,大家围在上师身边,热烈地讨论着。突然,上师问我:“弟子,你的脾气怎么样?”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学佛进步很大,待人和气,彬彬有礼,也挺能为别人着想,尤其是朋友同事也称赞我有进步时,我更是觉得自己内心调柔,真正把佛法运用到生活中。

面对上师的问题,我压抑住内心对自我的肯定,故作谦虚地说:“上师,我觉得还行吧。”我想上师了知我的变化,一定会夸我几句,谁知上师却指着另一个师兄问道:“和他比怎么样?”

这位师兄学佛二十多年,心续调柔,师兄们从未见他生过气。

我明白,这是上师在观照时机,调伏自以为是的我:有一点点进步就沾沾自喜,甚至驻足不前,是不可能有真的进步的。

第二天,我行驶在拥堵的街头,右前方一辆车几次企图强行加塞,都被我“英勇”地拦截下来。并行一段时间后,终于,他趁乱加塞成功。我气愤地长按喇叭,以示我的不满。

几乎就在那一刹那,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上师的话:“弟子,你的脾气怎么样?”我愤怒的状态和前一天沾沾自喜的模样一对比,真是滑稽极了。喇嘛钦!

这下,我才真正明白上师的甚深密意:“弟子,想要改变无始劫以来积累下来的习气,没有想象的那样容易,应该潜下心,把自己当成病人,把上师看成妙手回春的良医,时刻借助佛法良药对治如影随形的贪、嗔、痴、慢、疑。不要稍有进步就沾沾自喜,甚至驻足不前。这样,学佛就成了强化自我,增强我慢的工具。修行路上,需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

前辈大德用传奇般的一生警醒我们:治愈的心有多迫切,上师三宝的加持力就有多大。米拉日巴尊者依止上师玛尔巴时,尽管受尽折磨与刁难,但他从未动摇过对上师和正法的信心。因为笃信因果铁律的他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如果不在死亡到来前忏清罪障,一定会因为背负三十五条人命,在地狱中感受无量的痛苦。米拉日巴尊者把自己当成一个在和死神赛跑的病人,而玛尔巴上师就是能帮他治愈绝症的医生。

有一天,我因为心情不好,跑去理发店做了一个新发型,希望借此扫一扫心中的烦闷和晦气。后来在拜见上师时,上师笑盈盈地看着我,问道:“弟子,你为什么换发型?”这时,我开始在心里寻思:如果把“换发型可以带来好心情”这样肤浅的理由汇报给上师,说不定上师会打趣我的。于是,我答非所问地说:“上师,这是我小时候留的发型,现在我想再重新尝试一下。”说这话时,我的内心虽然有些忐忑,但仍故作镇定,期望着不要被上师看出端倪才好。

上师微微歪着头,看着我,笑而不语。

随后,上师对大家说:“很多人想回到过去,回到‘美好’的时代,重温美好的感觉。其实,不要说回到以前,就算回到上一秒钟,我们也办不到。可惜太多人不明白,仍执着地怀念过去,难以体会到当下的快乐。”在场的人中,也许只有我惴惴不安。

我想,上师完全明白我换发型的真正原因,只是慈悲的上师不想拆穿我自恃聪明的小把戏罢了。而此时此刻,我却因为往昔的习气驱使,抱着侥幸的心理和上师玩“捉迷藏”。就连在生死依怙的上师面前,都不忘把自己修饰、打扮一番,不肯暴露出真实的秉性。这种讳疾忌医,粉饰太平的心态很难得到上师和佛法最究竟的加持。

上师说:修行要像掷石入湖,一沉到底。久远劫以来的习气常常变换着花样,伪装成各种冠冕堂皇如法的念头欺骗着我们。在念头间,在言语间,在举手投足间,都是修行。如果我们不把修行当成一件需要扎扎实实去做的事,只能像漂浮水面的一滴油,被水包围着,但永远都无法溶于水。

——节选自菩提洲《今生最美的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