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候到了,让医学教育符合现代需求

本文由《南华早报》独家刊登

作为一名主要在台湾接受教育的生物医学家,和许多人一样,我对近期内地的医学院残害、漠视和杀害狗的事情感到忧心忡忡。看到内地学校在媒体前呈现负面形象,让我感到遗憾,尤其是因为符合现代的替代实验法如此唾手可得。过去的数周,PETA一直在向西安医学院捐赠人道医疗训练方案,然而该学校仍未表态接受。

过去,我和其他同学曾多年来被要求在活生生的动物身上做实验和解剖。鱼、青蛙、老鼠、大鼠——各种各样的动物都有。那个过程血腥、有异味儿,并让人感到不适。动物永远知道他们即将大难临头,甚至在我们还没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在笼子里疯狂尝试逃跑。经常在麻醉不充分的情况下,动物们在被刀剪划开身体时,会排尿排便。我每次都感到非常心痛。从没有人告诉我们有更现代、有效而人道的方式来学习科学和医学。但是我知道,现在已经有这些方法了。

为了符合道德伦理、费用节省和达到更好教育效果,全球的医学培训课程已经用计算机模拟和其他非动物教学工具来代替动物实验了。许多医学院不再让学生切开狗的胸腔来演示心脏的药效,或通过伤害猪只来学习外科手术,而是让学生在仿真人体模拟器上实践操作——这样的仿真人体模拟器会呼吸、流血、哭泣,甚至会在操作不当时“死亡”。

和动物实验不同的是,这些人体模型、计算机模拟和其他非动物教学方法能够精确模拟人体解剖学和生理机能,可让学生们重复医学步骤直至熟练,增强学生的信心,促进将技术应用到临床实践,并能让教育工作者精确地评定学生的表现。大量研究表明,非动物教学法传授生物医学理论和技能的效果优于动物解剖。这些方法也比动物实验成本低,因为只需一次性采购,就可以多年重复使用。

我是在美国取得的博士学位,现今也在那里从事生物医学研究。美国99%以上的医学院——包括世界著名学府哈佛、耶鲁和斯坦福等——都不用任何动物给医学学生上课。印度最近以仿真技术更人道和有效为由,禁止将动物用于生物医学教育。

美国医学学生协会(AMSA)——即美国独立的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医师培训协会——发表声明“强烈鼓励本科医学教育使用替代实验法来取代动物实验。”这个“强烈鼓励”的强调可是他们自己加上的。

其他享有声誉的组织也赞同我们可以不用伤害动物教授科学和医学这一观点。十几年前,美国外科医师学院批准在急诊教学课上用人体模拟器完全替代动物,而这课程在超过60多个国家都有教授,包括中国。PETA近期捐赠了先进的“TraumaMan”外科手术模拟器给中国,让医师能够利用最现代又有效的工具学习挽救生命的医学技能。PETA同时也提供资金支持,培训国内政府的科学家如何在人体细胞和组织上测试化妆品,以取代在活体兔眼睛上痛苦的、不精确的刺激实验。

就个人经验来说,我知道让学生拿动物做活体解剖并不是培训他们成为科学家最有效或者人道的方式。让我们期许这次的争议事件能够成为我们的教训,从此促进中国和世界各国生物医学教育工作者与我和PETA一道,通过不用牺牲动物生命的、更优良的教育方法,来改善科学研究和医学教育、节约资金,并为其前瞻性和同理心赢得应有的赞誉。

郑懿馨(Frances Cheng)博士

PETA US(美国善待动物组织)

实验室稽查部门资深研究员